生命、樂觀與愛人
 
 

 

  人的生命,可說是短暫,但也是絢麗的,叫人珍惜的。生命也像一樽醇美的酒,有如春天的早晨,如詩如夢的一首歌、一幅畫。
  有形的生命,雖終有走盡之日,但不奢求有形生命的壽長,因為設若只是有形的軀體存在,而無形的精神卻無法永銘長駐,那生命又有何價值可言呢?所以,只要把握時機,抓住那一閃即逝而如雪泥鴻川的生命,擁抱住那一剎那之間的貴重成為永琚A短暫也成為久遠的。
  我知道,一個人只要能在一生中迸出火花,全力發光發熱一次,就能在生命的扉頁上留下痕跡,那就不虛此生了。
  生命的風帆,要靠自己去操縱;樂觀進取的人生,猶如陽光燦爛的晨光;悲觀頹廢的人生,像是灰沉黑暗的陰影。若是選擇陰影,那就很難見到陽光的燦爛;若是百戰不懈,迎向陽光,積極進取,相信不見黑暗陰影,也是如此。
  且用我們滿腔的雄心與壯志,駛向航道,奮進我們生命的璀璨航程吧!
  再從歷史來看,可以發現冷血動物或較無至情,而為富不仁之人、賣國求榮、數典忘祖之人,皆無至情。今日台灣世風日下,以致小人嘴臉常常可見,而至情之人則時可多得。
  國之領袖,若無至情,其國必衰而傾。社會達人若缺至情,其民必冷漠而消散。反之,富強之國,必多至情之人,而衰敗之家,則多寡情浪子。故溯本追源,天賦中具有至情之人,若能勤加磨練,即可為國為民興建一番突出事業。秉賦中若缺少至情之人,但一心向善行善,亦可出人頭地。
  自私自利、貪贓枉法之徒,若無以善之明,雖受高深教育,而終其結局,亦不過做個普通乃至惡豪劣紳而已。
  俗言:槍之為用,除暴安良;筆之為用,揭發陰私。若能齊向惡人宣戰,乃持槍執筆之士的職責之一。勿令小人得志之唯一途徑,乃集天下善良之人一同萬勿縱容小人。
  具有至情人士之職責,即在於實現「仁者,莫大於愛人」,使擁惡之徒知所斂跡,乃致喪膽。則可使邪惡的社會風氣澄清,使失情失義之流也就不敢輕舉妄動了。
(江宗洋)



 
  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