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斯與柳宗元的老鼠觀
 
 


  李斯以老鼠為師,只見到「糧倉中的老鼠,住在無風無雨的大屋底下,忙著大吃倉中又多又好的米糧,而且即使見到人跡,竟然不逃也不躲,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。」因此體會到所處地位的重要,便放棄地方小吏工作,改追隨荀子,學習如何治理天下的帝王之術。

  千年後的唐代文學家柳宗元寫過一篇寓言文章,題目為﹁永某氏之鼠」,說的是永州某個生在子年的人,因為自己屬鼠,所以特別愛老鼠,家裡不養貓,也禁止僕人捉鼠。廚房堙B倉庫中的食物都任意讓老鼠吞食咬壞。於是,家堛漲蝒A、器具,人吃的東西也都是老鼠吃剩下的。

  老屋主搬走了,新屋主想盡種種方法才把老鼠趕走。柳宗元以「彼以其飽食無禍為可恆也哉!」為文章之結論。

  自李斯以至柳宗元,已有千年之隔,但老鼠依然如舊,唯兩者觀後的啟示各有不同,後者除說明自己的屬相而有偏愛外,其實是迷信思想在作祟。而李斯所未見,卻是其罩門之處,也是我們一般人常得意忘形之處:「在太平日子生活習慣的老鼠,居安久了,一旦危機出現,則措手不及!」

  李斯若是「當今人臣之位無居臣上者,可謂富貴極矣。」但其畢竟不是帝王;老鼠縱使是「食積粟,居大廡之下,不見人犬之憂。」但其仍然受制於人、貓。享受榮華富貴,卻未居安思危者,無異於「永某氏之鼠」,仍然擺脫不了「三世必敗」之魔咒!(夏誠華)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