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阿叔」與 開鎖師

 
 


  自從民國六十九年入學中央警官學校以來,幾乎每逢假日都會回苗栗頭份看望「阿叔」與家人,而且我們六個兄弟姐妹也都是如此。當時民俗認為外省婚姻子女,得把父母偏稱為「阿叔」、「叔母」。即使不識字的退伍老兵「阿叔」,於離開人世時,我依然循例返家看「叔母」。

  與「阿叔」有緣,我經常趁回頭份到週邊景點或淺山走走。這回從三灣峨嵋湖十二寮步道下來,發現忘了帶方向盤拐杖鎖鑰匙。忽即想到舍弟在竹南分局服務,可委請鎖匠來開鎖。

  鎖匠很快來到,他騎著四輪摩托車到來,用兩手扶著車門,「飄進」駕駛座,取出自製工具立馬解鎖。

  我正心生納悶,才知道他因小兒痲痺而下肢失能。然不待我言謝時,他說:「你是『阿叔』唸警官學校的大子」,「『阿叔』是我的恩人,他過世很令人不捨。」

  我還想準備付錢時,他又稱:「你國中唸書領獎學金的牛角章是我刻的」,「『阿叔』當時收舊貨,送我很多鎖頭,鼓勵我研究開鎖,才能賺到錢,像他一樣可以取妻生子,」「我因為開鎖賺錢也收徒弟,在交流道附近買棟房子,娶妻生子,女兒也考上警專,我很欣慰,更要感謝『阿叔』」。

  「阿叔」一生樂善好施,總是面帶微笑,講話都為人著想,即使退伍軍人經常抱怨國家照顧不周,「阿叔」都會用「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」、「比上不如比下有餘」來安慰榮民伯伯,鼓勵他們成家,讓孩子受好教育來改變處境。

  「阿叔」是經由退輔會轉介到頭份清潔隊服務,凌晨就得出門清水溝、馬路公園,下班後幫人植樹、取水、挑糞、打掃等勞力工作,卻學得一口流利的客家話與幾分閩南語,有助於在頭份竹南從事收舊貨生意,甚至還幫人說媒。

  「阿叔」為人,不僅承蒙頭份望族林美音(文學家林海音之堂姐)女士收為義子,在地的閩客鄰里街坊,都稱「阿叔」為「黃先生」,時任苗栗客運董事長黃秀森,還邀請「黃先生」參加黃姓宗親會活動。我們就是在族群融合與淚水歡笑中成長,也一直影響著我的人生價值觀。

  鎖匠師自自然然說著,我越聽越感動,感動得源源淚水轟然轟然往肚堿y淌。 (黃秋龍)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