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治通鑑新解(四十一)
 
 

形勢判斷

   公元六二一年,唐國李世民持續包圍鄭國洛陽,夏國竇建德應鄭國王世充的求援,果然於五月二日率所有武裝部隊,連綿二十華里,在戰鼓聲中向前推進。唐軍看到龐大夏軍,將領開始畏懼,李世民登高眺望夏軍,反過來對各將領說:「夏軍大聲喧嘩中前進,顯示他們沒有紀律,而緊逼到城牆之下,顯示心存輕視,我們按兵不動,他們士氣自會衰竭,列陣戰備太久,士卒饑餓,勢將向後撤退,到那時候,我們發動追擊,沒有不勝之理。我跟各位打賭,過了中午,一定把他們擊破。」

   竇建德沒把唐軍放在眼堙A在距唐軍大營一華里處泗水(河南滎陽縣西北)停下,夏軍列陣,從早上七時到下午一時,士卒開始饑餓疲倦,紛紛坐下休息找水喝。李世民命宇文士吉率三百騎兵,從夏軍陣地西端向南狂奔,吩咐說:「夏軍如果紋風不動,你就馬上回來,如果他們有反應,我就發動攻擊。」宇文士吉抵達夏軍陣前,夏軍果然騷動,李世民大喜說:「總攻擊時間到!」率輕裝備騎兵先發,主力在後續進,蹚過泗水,向東一直衝入夏軍陣營。

   唐軍突然出現,夏政府文武百官驚慌恐懼,奔向竇建德,竇建德急下令騎兵出擊,就在這一剎那,唐軍大量殺到,竇建德無可奈何,只好向東撤退。李世民率騎兵殺入,夏唐兩軍鏖戰(鏖音敖),殺聲震天,李世民從夏軍陣後突出,立即把唐軍大旗豎起,再反殺回來,夏軍將士看到,開始崩潰,唐軍追擊三十華里,俘獲竇建德,夏軍將士全都逃散,唐軍俘擄五萬人,但李世民當天就把他們釋放,命他們各回家園,不過把竇建德等人裝入囚車,送到洛陽城下,展示給鄭帝王世充看,王世充跟竇建德遙遙對話,泣不成聲。五月九日,王世充身穿白服,率文武官員到唐軍大營投降。

   七月九日,唐秦王李世民,率凱旋大軍,返抵首都長安,李世民身穿黃金鎧甲,走在前端,齊王李元吉(李世民弟弟)及李世勣等二十五位大將,緊隨李世民之後,鐵甲騎兵一萬餘人,武裝步兵三萬餘人,由雄壯軍樂作為前導,攜帶俘擄的王世充、竇建德、以及隋王朝皇帝乘坐的車輛、御用器物,呈獻戰果。

   ※以結果論來看,李世民的判斷完全正確,他命宇文士吉率三百騎兵在夏軍陣前狂奔,視夏軍反應再決定是否攻擊,平心而論這個判斷的確不易,不易的原因是李世民絕不可能事前知道夏軍的作戰方略如何,萬一攻擊不利呢?

   可見他的判斷是臨場見機行事而來;列陣的夏軍騷動是很自然的事,但李世民卻能臨場想到以此端倪夏軍的訓練及戰鬥力,這場以形勢判斷,以少勝多的經典之戰卻不見歷史課本,非常可惜。
  
李世民是個有智慧的人,除了精於判斷外,也充分了解人性,了解心理,釋放五萬人遠比看管納編要來得輕鬆(不需耗去看守軍力,不必準備降兵軍糧),也更容易達成宣揚各地的效果。果不其然,日後的征伐摧枯拉朽無往不利,統一全中國,造就大唐盛世。

   千金難買早知道,說穿了就是形勢判斷,它適用每個人,不論你是總統、企業、將領、首長、各行各業負責人,甚至小到個人,或多或少都需要判斷。三、四十年前,房地產非常便宜,凡人的我只會省吃儉用將錢存入銀行生利息,豈知現況房產漲得驚人,利息少得可憐,這就是不懂形勢判斷(國父三民主義很早就明示平均地權、土地漲價歸公……,而我只會考試,不知真義),印證古今,會形勢判斷的人容易成功,千金難買早知道正是「形勢判斷」的最佳註解。(耿繼文)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