睢陽之圍(下)

 
 



  燕軍尹子奇圍攻唐睢陽城,圍城情勢一天比一天急迫。公元七五七年,八月,唐將張巡命南霽雲率三十騎兵突圍而出,前往三百餘公里外的臨淮郡(江蘇泗洪縣)向兵力最多的守將賀蘭進明求救,請求出兵救援睢陽,賀蘭進明質疑說:「援軍就算是前去,又有什麼裨益?」南霽雲說:「睢陽一旦陷落,燕軍下一個就是臨淮,兩郡相依存,怎能見死不救?」賀蘭進明仍不願出兵,但喜愛南霽雲健壯勇敢,反而要他留下來不要回去,於是擺下酒席,請南霽雲入座。南霽雲慷慨悲憤,痛哭說:「我來的時候,睢陽城堛漱H已一個多月沒有米糧吃,我雖然想單獨進餐,也嚥不下去,將軍手握強大軍隊,卻眼睜睜看著睢陽被攻,沒有一點救援心意,豈是忠義之士的作為?」遂砍下一個手指,呈給賀蘭進明說:「我既不能完成主將交給我的任務,請留下這個手指,作為證明,我好回去報告。」在座的其他人都為南霽雲流下眼淚。南霽雲失望離開臨淮郡時,回射一箭入城大喊:「我若滅賊回來,必找賀蘭算帳!」回程中經過張巡曾經駐守的寧陵(河南寧陵縣),會同留下的守將廉坦,率步騎兵三千人,於閏八月三日夜晚,殺入燕軍重圍,好不容易抵達城下,死傷累累,只剩一千人進城。城中守軍將士知道援軍不來,失望而哭。

  公元七五七年,十月,燕軍尹子奇猛烈圍攻唐朝睢陽城(河南商丘),城堹鸗迭B紙張吃完,殺戰馬吞食,戰馬吃完,捕捉麻雀老鼠,麻雀老鼠吃完,張巡綁住他心愛的老婆,把她殺掉,任由士卒吞食;許遠也殺掉他的家奴,然後搜捕城堜狾釭滌女,全都殺掉吞食,吃完繼續吃年老體弱的男子。每個人都知道一定會死,卻沒有人背叛,全城只剩下四百人。十月九日,燕軍登上城,睢陽遂告陷落,張巡、許遠同被俘擄,尹子奇把張巡︵四十八歲︶、南霽雲︵四十五歲︶、雷萬春︵五十五歲︶等三十六人全部斬首,張巡、南霽雲、雷萬春臨死時,神色不變,跟平常一樣。尹子奇單把許遠︵四十八歲︶押解燕京洛陽,十月十六日許遠死在偃師(河南偃師縣)。

  ※這場悲壯的戰爭結束三天後,才由剛接任河南節度使的張鎬率援軍而來,但已遲太久了;在此之前張巡曾向彭城︵江蘇徐州︶徐書冀、濠州︵安徽鳳陽︶、閭丘曉求援,但他們擁兵自保,不願救援。此戰的主角人物張巡、許遠、南霽雲、雷萬春等,各個角色鮮明,張巡智勇雙全,許遠謙和堅毅,南霽雲忠義雲天,雷萬春鐵血勇猛,共譜史策傳頌至今的圍城之戰。其中最令人動容的,是主角之一的南霽雲,他明知賀蘭進明不肯發兵,援軍無望,回去睢陽的下場是什麼,但他不忍丟下共同拼戰大半年的袍澤,義無反顧回去,如此情義,可歌可泣,雖千萬人幾稀!走筆至此,真希望歷史改演,看到南霽雲破賊歸來,回頭找賀蘭算帳的情景,相信一定大快人心!這場戰爭與國、共在大陸的內戰極為相似,徐蚌會戰,黃伯韜、邱清泉兵團被圍數月,彈盡糧絕,附近國軍都不來支授,最後煮吃馬匹,以身殉國;這一古一今援軍不來的慘烈戰爭,原因都在於旁觀將領私心,怕他人功高於己,怕成就他人大功所致。張巡、許遠如果知道一千二百年後也有這一場與他們相似的戰役,不知會否說:「咦?他們難道不知睢陽之圍嗎?」

  睢陽之圍,悲壯慘烈,血跡斑斑,這段歷史讓人感觸良多,讀後久久,心境才能平復。中原人逃避戰亂南遷時,不僅把家搬走,也把對張巡、許遠、南霽雲、雷萬春的崇拜帶到異地,建廟祭拜,因此從華北、江淮到福建、兩廣,都有香火奉祀,而來到台灣的先民,不論是客家人、閩南人,也在台灣台南、雲林、新竹、台北等地建廟奉祀。

  今年適逢地方公職選舉,願國黨諸君以史為鑑,拋下各自為政的私心,團結一致共赴選戰,國黨才有勝選希望,否則二○二四年總統大選提早出局。(耿繼文)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