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的信/張巽檉
 
 


  家父見背已經二十餘年。某日,在整理雜物的時候,意外發現二十九封父親於我在花蓮擔任警職(一九七二~一九七九)期間寫給我的書信。那些信件,我將它收存在一個黑色的小木匣塈嗾膋澈O存?。信的內容大多為家庭瑣事,當年刻意的保存,如今成了家族的珍貴紀錄。

  泛黃的信紙串連起那段既陌生又熟悉的青春歲月。在諸多信函中有五封是以日文寫就的,這幾封信衹在信封寫上我的名字,內文是寫給家母的。

  民國六十四年長子尚文誕生,家母由南投取道中橫到花蓮幫忙坐月子。父在短短坐月子期間竟然寫了這?多封信,夫婦小別,恩愛之情洋溢在字埵瘨﹛A現在讀來仍能感受到父親的浪漫情懷。

  父親的信詳細紀錄了那些年家媯o生的大小事情,尤其是對大姊的婚事,從相親、訂婚到結婚,有?巨細靡遺的?述,特別是對相親對象,父親口中的「內轆青年」多所?墨。我將這些信拿給大姊看,大姊,七十多歲的老婆婆,看?看?,老臉上竟然泛起紅暈。(她是否想起了相親時初見「內轆青年」的怦然心動?)

   現在重新捧讀父親的信函,仍能感受到滿滿的父愛,感謝喜歡寫信的父親,給我留下這些無價之寶。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