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處女作稿費
 
 

 

  我自公務人員退休瞬已二十六年一千個日子,可說是享受退休生活,獨樂樂眾樂樂,總算以前那樣的貧寒時光過去了,現在可以作作詩、寫寫文章,聽聽歌,散散步。

不錯,鐘鼎山林各有天性(杜甫),有人辭官歸故里,有人漏夜趕科場(清—吳敬梓),但這並不影響我們夫妻的配合!

  記得我曾發表過的一篇短文「太太的項鍊」(警聲一五一期,九十年七月號)中,敘述我過去艱難的歲月,而太太每日的辛苦仍歷歷在目,我的「白色皮鞋穿舊了她自己把它染成黑的,我的襯衣領子穿破了,她把它拆下來反過面縫上再穿。」如今吃穿沒有憂愁,內內外外都要感恩太太,也要感謝天地神明的在保佑了我?

  俗話說知足常樂,讓我想到「老子」說的話,他說:「禍莫大於不知足,咎莫大於欲得。故知足之足,常足矣。」也就是說享受知足雖遇有貧窮之時也要有樂趣,而不知足的人雖很富有也有他的憂愁事情。在職與退休前後的日子,靜心想想,不也如此嗎?

  我與拙荊同甘共苦度過六十九年,最近她在家不慎跌倒,造成滿身痛疼,走路也感困難,只能坐輪椅行動,靠家人和外勞照顧,我深感難過。

  提到寫稿投稿,我有一件感動肺腑無法言喻的大事。

  民國九十年春季,我陪太太到醫院做健保的X光檢查,這是很平常的事。但她突然把四十年來一直戴在頸項間的一條鑲玉金項鍊取下,誠誠懇懇地說:「你拿著,這是你第一次領到稿費買來送給我的,你就拿著吧。」那是我寫稿獲得刊出的處女作買來的項鍊,我頓時內心眼淚狂流。

  我們是在嚴冬時結婚,過著「清茶淡飯」的日子,那時為了禦寒,我把唯一的結婚戒指賣掉,換來了冬裝保暖,直到結婚第八年,才有三餐飯後剩下的錢買了簡陋的餐桌(以前都以茶几替代飯桌),現在在診所婺}還沒有踏實,她就把身上唯一值錢的「裝飾品」卸下「送還」我,我淚哭乾了也說不出什麼感動的話。

  這麼完美無瑕的太太,竟因年邁體弱而跌跤,死生契?,與妻成說,與妻偕老,我們相互守護。現在意外跌傷,真是忽如一夜寒風來,措手不及,只有期盼千樹萬樹花花開,只要一朵花送給太太,早日康復,我們相偕相樂。(陳為鈞)


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