懷念晉京學長
 
 


  晉京學長於七月五日離世,是育方同學告訴我的。初時覺得有些傷感,同學又走了一位,繼而想到他染病已十多年,受盡折磨,現在安然離去,未嘗不是一種解脫。
  他和筆者是警大廿六期同學,相識已有六十四年之久。記得他給我的初步印象是人高馬大,皮膚黝黑,說話聲音宏亮,是個標準的山東漢子。相處一段時間後,發現他比我們成熟,對世事懂得很多,他常拿別的同學開玩笑,並喜歡取外號,結果他也被別人回贈了一個綽號,喊他「老猴」,他也祇好接受。
  在官校四年中,他是位活躍人物,除了摔跤專長外,他的籃球打得極好,投籃甚準,經常代表學校出外比賽,拿回不少獎牌。
  官校畢業後,他因工作認真,人際關係良好,升遷比一般人要快。就我所知,他曾當過兩任分局長,以後又當過署人事室主任及保四總隊長,最後從鐵路警察局長退休,可謂官運亨通,令人刮目相看。
  不過,他在仕途上並非完全順利,也受到一次挫折,那就是某次他外出應酬,上級查勤時他不在工作崗位上,並講了一些閒話,結果受到調職處分。聽說此後他開始戒酒了,工作比以前更加努力,不久就恢復了原來的職務。
  其實,從事外勤警察工作,參加應酬難免,有時喝酒也是一種交際手段。記得前署長羅張先生就曾說過:「警察喝酒可以,但不能誤事!」實屬至理名言。
  大家退休後,同學之間反而多了往來,除了每兩月一次同學餐會外,我們還經常舉辦國內外旅遊活動。記得有次參加梅校長召開的泰國「世界校友會」活動,我倆同居一室,聊了許多。又到泰國各地旅遊了九天,極為愉快,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。
  人生無常,生離死別之事難免,他的父母先後因病離世,這對他的打擊不小。他自己也患了類風濕性關節炎,手腳關節紅腫得厲害,他到處求醫,包括曾到上海一中醫診所診治,都是徒勞無功。最後還到台安醫院動了手術,情況更糟,以致不良於行,身體其他部門也出了問題,很受折磨,苦不堪言。但他並不氣餒,樂觀以對,有時還開玩笑地說:「我成了老病號,除了婦科外,其他各科我都門診過了。」他就是這樣風趣的人,難怪大家都喜歡和他接近。
  近幾年,他住進了琣w安養院,那裡有專人照顧,比在家療養方便得多,育方和國志曾到該院探訪,發現他不僅不良於行,兩耳也重聽,祇有靠筆談,身體狀況愈來愈差。最後他的離世是因為支氣管炎加上心臟衰竭所致。
  八月五日,自美返台他的家屬為他舉辦了追思會,雖然家屬未發訃文,也沒有任何通知,到場的親友仍有二、三十人之多。范德助和筆者代表二十六期同學到他靈前致祭,心中默念著:
  「老猴!我們的好同學,願你一路好走!我們永遠懷念你!」(桂京山)
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