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治通鑑六十四/人心隔肚皮
 
 



  公元五二八年,北魏(鮮卑)變民首領葛榮的部眾,因為饑荒而流亡到山西并州(山西太原市)約有二十餘萬人,深受爾朱部落(匈奴)欺凌,幾乎無法生存,前後叛變二十六次,被殺被屠的超過一半,但叛變仍不止。爾朱兆(北魏第十一任帝元子攸被爾朱兆絞死,另立元恭為皇帝,政府被爾朱邦把持)十分憂慮,詢問晉州(山西臨汾市)州長渤海郡(河北景縣)人高歡意見,高歡說:「變民們無法全部殺光,最好是由大王的親信出任他們的統帥,變民再有冒犯時,就處罰他們的頭頭,作亂就會減少。」爾朱兆說:「你說得對,誰可以擔任將領?」將領賀拔允當時正巧在座,建議交給高歡,高歡跳起來猛擊賀拔允嘴巴,打落他牙齒,咆哮說:「當天柱(爾朱榮,是爾朱兆的哥哥)在世時,我們奴才輩像獵鷹獵狗一樣,聽從指揮,而今天下大事,應由大王裁決,拔允竟敢妄自發言,應立即誅殺。」爾朱兆認為高歡出於至誠,遂把葛榮殘部完全交給高歡。高歡知道爾朱兆喝醉酒,恐怕他酒醒反悔,遂立即出帳,傳令六鎮降戶到汾河東岸集中,就在陽曲川(山西陽曲縣)建立大營,整頓訓練。

  沒多久,高歡派人向爾朱兆請求說「?、肆(山西忻州市)二州連年災荒,六鎮降戶饑餓難忍,面無人色,白白污染大王轄區,最好打發他們前往山東(非山東省,係指太行山以東之河北平原),尋找糧食,等到饑荒過,再作調動。」爾朱兆批准,將領慕容紹宗(鮮卑人)勸阻說:「高歡已經英雄蓋世,再使他在外手握大軍,好像把濃雲大雨借給蛟龍,勢將不能控制。」爾朱兆說:「我跟他有香火重誓,不必擔憂。」慕容紹宗說:「親兄弟還不能信任,何況香火兄弟?」當時爾朱兆左右全都接受過高歡宴請吃飯,遂異口同聲說慕容紹宗是借機挑撥,破壞團結。爾朱兆大怒,將慕容紹宗囚入監牢,並催促高歡迅速出發。高歡離開晉陽,路上遇到北魏公主從洛陽北返,高歡強行借取三○○匹馬。爾朱兆聽到報告,率軍追討,高歡隔著漳水,向爾朱兆叩拜說:「我借馬是為了防備山東盜匪,大王相信公主的話,親自追趕,我本要投河死,只恐怕部屬們叛變。」爾朱兆原無責怪之意,遂渡過漳水,跟高歡同坐帳下,把自己佩刀交給高歡,伸出脖子要高歡砍下,高歡大哭說:「自從天柱(爾朱榮)逝世,賀六渾(高歡乳名)還仰仗誰?只希望我主千歲萬歲,讓我能夠盡忠?命,我主怎忍心說這種話!」爾朱兆把刀擲在地上,再殺白馬,跟高歡重申盟誓,夜晚就住宿高歡大營,設宴歡宴。入夜,高歡助手尉景,設下埋伏,打算生擒爾朱兆,高歡制止說:「今天殺掉他,他的黨羽還在,我們戰士飢餓,馬匹瘦弱,無法抵抗,不如放他一條生路,他雖驍勇,但沒智慧沒謀略,容易對付。」

  ※高歡是鮮卑化的漢人,他乳名賀六渾是鮮卑語,他向大軍下達口頭命令時,都用鮮卑話。

   六鎮是指懷朔、武川、撫冥、柔玄、沃野、懷荒六個北方邊鎮,北魏為抵禦更北方的柔然入侵而設的軍事重鎮,花木蘭的故事,就是以此為背景。北魏孝文帝拓拔宏推行漢化政策後,六鎮漢化較慢,被先漢化的鮮卑貴族子弟瞧不起,於是地位漸漸低落,在饑荒時得不到中央濟助而叛變。

  高歡的隱忍,蓄勢待發,與三國時的司馬懿類似,非常會演戲,都信誓旦旦的掏心掏肺,效忠主子。但這兩個人或兒輩日後都分別把主子拉下,篡位成立新國家,高歡之後,唐朝的安祿山也是如此,騙倒唐明皇李隆基跟楊貴妃,進而造反成立大燕國。

   人心隔肚皮,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事不斷上演,現今社會更是常見,即使是國與國,也一樣看得到心懷鬼胎,最信誓旦旦的當屬老美,老美對烏克蘭甜言蜜語,掛保證的結果是俄烏發生戰爭,烏克蘭成為老美打擊俄羅斯的替死鬼,烏克蘭深陷戰害泥淖,死的是烏克蘭人,烏克蘭人苦不堪言,難以脫身。

   現在老美對我們也甜言蜜語掛保證,但他肚皮堛犖潃p才可怕,我們能信老美嗎?
(耿繼文)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