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正女警與帥氣男警/ 傅武光

 
 


  永難忘懷三十多年前,我騎機車從臺師大到台北火車站,因時間有點趕,又逢下班尖峰時段,北平路單邊兩線道汽車排了五排,我只好挨著雙黃線前進。

忽然我的眼睛餘光瞥見一個女生向我招手,定睛一看,啊,是女警!後果不問可知。我乖乖下了車,站在她面前。

  「證件拿出來!」她以武則天的氣勢喝令我,聲波?冽,寒氣凍人,絲毫沒有小女生的溫婉。

  偏偏我什麼證件都沒帶,只好掏出已訂位的自強號火車票,危危戰戰地向她哀求,只差沒有跪下去。

  她滿臉冰霜,好像我欠她幾萬沒還的樣子,連說了四聲「扣車!」

  我像一個逃犯被抓,毫無奧援,站在那堙A呆若木雞。

  此時深恨自己沒有一張金城武的face;若有,應可溶解她臉上的冰霜。

  現在回想,那時如果認識現為「史記讀書會」主講之一的陳連禎(警專校長)就好了;但據周銘小哥說,「沒用的,我在他手下,一點油水都沒有!」

  回到現場,身陷「囹圄」的我,心想,完了,火車票作廢了。

  這時,旁邊一位帥氣的男警察在開罰單,輪到我時,好像現在小哥對待老師一樣:「剛才聽到你什麼證件都沒帶,你總要出示一件上面有你名字的任何書面資料吧?」

  我從007箱子內好不容易翻出一個信封來,剛好是當天出納組通知我領鐘點費的封袋,他看到「師範大學」,又看到「教授」兩字,微笑地說:「我第一眼看到你,便覺得你不像一般人。」受寵若驚。

  他繼續說:「你知道為什麼被攔下來嗎?」
  我答:「噢,我知道,踩著雙黃線行駛;但我趕車,實在不得已。」
  「那樣變成逆向行駛,很危險的,下次要注意。」
  他說完,斜踏一步擋住那位女警的視線,用手勢示意我趕快離開。
  帥哥警察萬歲!我趕上火車了!
  越回想,越感覺他帥!想要給他立「生祠」!

  (其實,我打從心底敬重那位女警,她認真剛正,執法如山,和那位帥哥員警的情法兼顧,都好到極致,都是陳校長栽培出來的好警察。)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