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資治通鑑新解79】愛美人不愛江山
 
 

 

  公元五七六年,北周(鮮卑,原西魏)向北齊(鮮卑,原東魏)發動滅國性的攻擊,北齊帝高緯跟愛妃馮小憐在祁連池(山西寧武縣)山上打獵,鄰近北周的平陽(臨汾)被圍,請求援軍的告急奏章,從早晨到中午,前後共有三趟快馬抵達祁連池。到了晚上,平陽的第四次求援使節又到,報告說:「平陽已經陷落!」高緯準備南返,馮小憐要求再打獵一圍,高緯同意,七天後,高緯才率主力大軍,包圍平陽,日夜不停進攻北周軍,北齊軍挖掘地道猛攻,城牆崩塌十餘尺,北齊軍打算乘勢攻入,想不到高緯卻忽然下令停止,召喚馮小憐前來觀賞這項攻城的壯烈場面;可是馮小憐對鏡化菕A不能馬上趕到,而北周軍就利用這短暫的時間,趕緊用木材築起第二道防禦工事,平陽遂無法攻破。馮小憐聽說平陽城西邊山上有神仙腳跡(更近北周),打算前往參觀,偏偏一條必須經過的橋樑,正在北周軍飛石流箭的射程範圍內,高緯恐怕傷害到馮小憐,命抽取攻城用的木材,在射程外另建一座新橋,高緯與馮小憐過橋,而新橋忽然?壞,高緯令工兵搶修,直到夜晚,高緯馮小憐才回御營。

  此時北周帝宇文邕率軍增援,在平陽城外集結八萬部隊,逐漸進逼。北齊挖掘一條深溝,雙方對峙,高緯對出戰與否,舉旗不定,一群宦官插嘴說:「他們主帥是天子,我們主帥也是天子,他們能夠遠來,為什麼我們躲在壕溝這一邊,顯示是個孬種呢?」高緯認為有理,遂下令填平壕溝,兩軍大戰在即,高緯跟馮小憐並肩騎馬,在一個小山丘上觀戰。兩國野戰軍剛剛接觸,北齊軍東翼稍向後退,馮小憐嚇得尖叫說:「我們敗了!」高緯立即帶著馮小憐逃離,宰相溪長勸阻說:「部隊一會前進一會後退,是戰場上的常事,現在大軍仍然完整,陛下只要馬蹄動,人心立即驚駭散亂,請迅速回馬!」但高緯仍帶著馮小憐向北逃走。北齊大軍於是崩潰,高緯抵達洪洞口(山西洪洞縣),稍事休息,馮小憐正對鏡擦粉,騷首弄姿;忽然間人聲吵雜,有人高喊:「北周軍追到!」高緯、馮小憐再向北逃到晉陽(太原市),再向東逃到首都鄴城(河北省臨漳縣)。總監督長斛律孝卿請高緯出宮慰勞官兵,替高緯撰寫講稿,囑咐說:「待會致詞時,要慷慨激昂,這樣才能感動激勵軍心。」高緯面對官兵將要發表演講,可是一時記不起講稿上的話,看到各將領等待他的表情嚴肅,忽然間忍不住,哈哈大笑,將領們失望憤怒,至此北齊軍毫無鬥志。高緯帶著馮小憐向南逃到青州(山東)。次年正月廿五日再逃到南鄧村(山東臨胊縣),被北周大將尉遲勤追到,全部捕獲,高緯趕緊傳位給年幼兒子高琚A以求活命,但全部仍遭殺害,北齊滅亡。

  當帝王至尊的權力一旦沒有內控的自省能力時,衰敗是遲早的事,何況瘋瘋癲癲?高緯一連串的瘋狂錯失都與馮小憐有關,但高緯自己瘋狂才是主因。高緯曾命馮小憐全身赤裸,抬給群臣觀賞,驚世駭俗,成語「玉體橫陳」即由此而來。高緯原本打算以壕溝與北周軍對峙,史書雖記述宦官七嘴八舌讓高緯改變主意,但此理由不具說服力,我認為表象的背後,應該是高緯在愛得癡狂的馮小憐面前,不能輸人輸陣輸面子,為了顯示自己英雄,才改變主意,把好不容易挖好的壕溝又填平,如此愛美人不愛江山,面對將士輕浮大笑,毫無尊重之心,北齊豈能不亡?

  前有高洋殺害愛妾,把愛妾頭顱藏在懷裡,再拿出來給群臣觀看,痛哭不捨;後有高緯要馮小憐玉體橫陳,供人欣賞,及種種不可思議的舉動,說明這個家族的瘋狂,後世形容北齊為「禽獸王朝」。即使是一千四百五十年後,看到北齊亡國,也忍不住歡呼!一任帝高洋的皇后李祖娥被擄往長安,下落不明,二任帝高殷的皇后李難勝出家為尼,三任帝高演的元皇后,被擄到北周皇宮為奴,四任帝高湛的胡皇后跟五任帝高緯的穆皇后,野史相傳一起在北周首都長安掛綠燈開妓女戶(正史不敢記載),公開賣淫;古今中外,由妓女轉身為皇后是有的,但由皇后變身為妓女,可能只此一家,令人驚嘆。至於馮小憐,則被犒賞給有功代王宇文達,也深獲寵愛,後來北周楊堅當權建立隋朝,又把馮小憐賞給李詢,但李詢娘親厭惡馮小憐,命馮小憐改穿粗衣做粗活,馮小憐受不了,最後自殺身亡。

北齊雖只有短短二十八年,但故事卻多,被拍成電視劇也多,是歷史上一個奇怪瘋狂又驚世駭俗的國家,上帝要毀滅一個人,先讓他瘋狂,國家亦復如是,如所選所託非人,國家難有安全安樂,看倌您認為呢?(耿繼文)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