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府應該認真思考 改變先天弱勢的警察/耿繼文


 
 


  八月二十二日台南市第二分局員警二十四歲曹瑞傑、三十六歲?明誠在逮捕竊盜歹徒時,事起突然,不及應變,不幸在近距遭竊嫌林信吾利刃傷害而殉職,我們萬般不捨青壯年的警察就這樣殉職離開人世,徒留一片檢討聲及曹、?家人的哀傷悲慟。
  此件不幸,我聽到何不用槍的言論,也聽到教育訓練不夠的說法,這些說法?都是老生常談事後補槍,對第一線執法的警察而言,沒什麼助益,原因是台灣的警察先天弱勢,弱勢的原因有五:
  一、警察的執法概念:從警大、警專唸書開始,一向都是強調,面對歹徒發生緊急狀況時,需事先對空鳴槍,警告不聽後,才得以使用警械(槍),使用警械還需注意是否合乎比例原則,且不能逾越必要程度。因此員警需在短短的幾秒鐘內,瞬間決定是否用槍;如果大膽用槍的後果是歹徒傷亡或無辜民眾傷亡,員警則準備挨告,檢察官則問筆錄,調查執法員警有無不當使用警械?等。
因此員警在執行逮捕強制作為時,常戰戰兢兢,深怕使用警械不當判刑(例子很多)而成為另類義警(薪俸扣除生活所需,賸下的薪資幾乎要賠償至退休),以致員警不敢用槍。
  二、加害兇手是民眾不是敵人:被取締之民眾,有無敵意或加害之意,警察無從知起,秒間風雲變色的突發狀況,讓員警執法艱辛危險;路檢酒測衝撞逃逸事件,屢見不鮮,員警傷亡始終存在;逮捕現行犯,更是充滿變數,每逢員警遇害傷或亡,永遠是事後檢討,這麼多年來,檢討不知凡幾,有用嗎?只有身處第一線的人才知道凶險是什麼,對坐在辦公室堛漱H而言,永遠無法感受「臨場凶險」的緊張壓力。
  三、對於警察的執法,政府向來懦於支持:警察擔負治安重任,每天面臨的狀況不一,什麼時候會有突發狀況,沒人知道,高層層?更不會知道,在這種情況下,警察等於自負成敗安危。平心而論,政府對警察的執法,事前給予強力支持的記憶堙A只有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時代有過,當時的警察在政府強力後盾之下,十大槍擊要犯、侵入住宅強盜案?,一一被捕,快速判刑定讞,管訓的送綠島,死刑的短期槍決,社會幫派宵小瞬間痿縮,歹徒看到執法警察,不敢造次,社會秩序大治。可惜以後的政府,不再明確做警察後盾,歹徒氣焰再見囂張,倒霉的是善良的老百姓,苦的是我們警察。如果今天台南曹、?員警取締竊車犯嫌林信吾案,死的是犯嫌林信吾,在員警沒有錯的情況下,以過往的實例來看,政府會給警察有力的後盾支持嗎?
  四、對警察偏見的言論:坦白說,支持警察執法的人遠大於不支持者,但這些人或學者,卻不敢得罪人,以致噤聲不文不語,反之,少數對警察有偏見的文章,卻從未少過,最簡單常見的就是「警察偷拍」,卻從未見政府出面撥亂反正,警察在這種言論氛圍中,執法被迫心虛半截。去過美國的人知道,美國的警察取締交通違規,常在樹欉或轉角處突然出現,可從未有美國人提出意見;去過新加坡的人更是知道,新加坡很少見到制服警察,但便衣警察卻常在身邊取締違規,新加坡有人表示「偷取締」嗎?
  五、少數民意代表對警察的頤指氣使:在地方自治制度下,警察預算仰人鼻息,稍有不如民代之意,預算就會被砍被凍結,其他民代交辦代勞的事美其名為「為民服務」,如沒做好,就等著議會質詢,外加來年預算遭殃,警察首長公堂上不受尊重,不守法的民眾當然眼堥S有警察。
  警察弱勢長期存在,宵小歹徒眼堳蝺|怕警察?此情形不改變,警察因公傷亡或殉職還是會繼續發生;台灣治安良好,世界有名,全是警察不眠不休,付出健康、生命換來的,但警察有這麼多的弱勢,直到退休依然存在,最近網傳的一句話「在職被歹徒砍,退休被政府砍」就非常傳神。
  政府有責任改變警察的弱勢,員警殉職,舉辦公祭的意義在於表象,實質意義不大,公祭完後,不多久就雲淡風輕,正是「今天公祭,明天忘記」,警察面臨的危險依然存在。
  因此政府應該重新思考修改「警械使用條例」等相關法律規定,以及危勞警察退休後的合理對待,讓在職的警察無後顧之憂,不畏危勞,勇於執法,讓曾經辛勞危險而退的警察,光榮受國家法定照顧,如此公祭曹、?二位殉職警察才有意義。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